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遥遥.....海棠……

一片烟云的时光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 艳  

2014-04-16 17:00:28|  分类: 风的眉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怀    艳 - 蝶儿 - 遥遥.....海棠

 

        年初三,昆明长水机场,室外温度18度。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长筒鞋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。这样的装束在早晨的保山比较适合,但现在有有决择失误的小伤。从云南到江南,虽然都是南,但南南不同,带着忙碌过后的疲惫去感受
江南的冬。这时在云天翱翔没有一点儿自在的感觉,年的崭新气息始终没有感染到我。思绪在云下的山川里漫延,多想是一些绿色,让这些泛黄的川陆变成一片碧波。飞吧,涌动的气流不时提醒:不接地气。悬着的感觉实在是有些莫名恼的逍遥。
 这铁制的大鸟只任载着不同的人穿行云里雾里,经济舱坐位间的距离真只够放瘦些的腿,象木头一样杵着。真不如在大好春光桃红柳绿中骑头小白毛驴,轻摇折扇,且看且行。我确信自己是个不挑嘴好养活的人,味道不咋地的飞机餐也一扫而空。暮色袭来的时候,感觉象不沾天不接地的在一团雾气中的精灵。繁华的京陵这时只是路过的驿站,在灰蒙蒙的夜色中乘车前往我们的目的地江苏淮安盱眙。以前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,现在走近它亲密接触,慢慢袭来的倦意冲淡了一些兴奋。十二点半总算安睡在盱眙翠屏山庄柔软舒服的床上。可能太累以至于做没做梦都不知道,这对每夜一梦的追梦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。
   早上起来一看淮河就在旁边流着,探出头去试了一下凛冽的河风,相当给力。各种船只在河里拉沙作业。秦岭淮河自古就是中国地理上的南北分界线,那些先知想必亦是在这线附近生活观察好好些年月,走遍了无数的山山水水后才确定了这条界限。盱眙,著名的龙虾之都,只是来的不是吃虾的季节,但还是吃到了不算最丰美的大龙虾。对于生长在滇西南四季绿的我们来说,这儿的冬天是很萧瑟,印象最深是是田间地头那些没有一片叶子的的杨树,枝桠直刺寒空。春天,这儿应该是水满池塘,叶满枝头,鱼跃鸢飞。春的柔媚,冬的严峻,接受季节带来的所有,从容不迫的走呗。
  中原文明的确很厚重,中原文化的确很渊源流长,在这些被中华文明过早浸淫的土地上留下了无数的文化印迹。这些文明在岁月的长河中闪烁着熠熠华光。第一山、铁山寺、明祖陵、、、、、、依稀看见祖先们一步一个脚印的坚实与忠诚。其实不管不哪儿对于每一寸土地都应当充满敬畏和感恩,对于发生在土地之上的所有都应当有责任、担当关怀与包容。 这里的主人热情好客,两天时间陪着我们走遍了盱眙较著名的景点和名胜,品尝了当地的美味佳肴,其实他们的真诚与热情是最美的风景最可口的美味。带着盱眙的温暖来到南京,看风雨中的南京长江大桥,但热情好像都被风雨带走了,真的只是来了一个夙愿,无谓欢欣。玄武湖畔,鸡鸣寺里一缕袅袅青烟可以虚化根植于心的苍凉吗?一街之隔,一边是现代化的购物中心,一边是走进时光隧道的夫子庙。闪烁的光火一样的红艳。秦淮河流的不是水,是脂粉红颜,是才子佳人,是风流情爱,是世态冷暖,是悲欢离合,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生况味,是无解的兴衰更迭,是不会谢幕的潮起潮落,是不会熄灭的万家灯火。在这暧昧的灯火中去探访秦淮八艳,不一定能见她们的真颜。冰肌玉骨,傲雪霜梅,舞榭歌台,弦丝已断。越过暖暖的灯火我看见的朱雀桥,只是,这不是我的朱雀桥啊,那些野草花呢,也湮灭红尘?
王谢堂前燕也不见踪影。便觉相见不如怀念是伟大的真理,至少不会动摇心里这些初见文字时生成的画面。琴声断,一把桃花扇逐了流水。
  晚睛楼的小吃,我只看到一摞一摞的碗碟,人埋首其间,不知是否嗅到了小婉手上传来的糖香,倚着绿荫红窗,含笑等花郎。
 归来,归来吧,山乡小城里的惬意安然,虽平凡之极,却怎能忘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